释陌

一个节操为真空状态的家伙,典型的东北糙妹子,本体为一只高一美术狗。
咸鱼写手,正在往文图双修的不归路走去。
喜欢跟人聊天但是是个话废,没有回评论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爱豆是MIC男(song)团,最喜欢的唱见是しゆーず,声优是神谷浩史。
混圈杂,吃的也杂,除狗崽外无雷点。
目前主混全职圈,霸图粉,为老韩疯狂爆灯!别说了,我爱他!
产出为自己比较偏好的cp,腐向乙女个人友情恶搞都有。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一种缘分。我是释陌,请多多指教。
欢迎扩列,企鹅🐧:3394369885

【百日周王/第12天】追老师要在毕业后

§今天原本的太太有事,所以我俩换了下时间;
§校园师生paro,设定微草为教师团体,轮回为学生团体;
§年龄操作有,大概就是十几岁的周x三十几岁的王;
§写失败的青涩暗恋;
§实际上是双向暗恋,但是王杰希没有将暗恋对象和小周对上,在想要不要把这段故事补上。

〓〓〓〓〓

王杰希收到了一封情书,但是是匿名的。
信纸上只写了「老师,我喜欢你。」六个字外加两个标点符号,字迹带着年少的青涩。
王杰希感觉这字很熟悉,字的主人的名字到了嘴边却叫不出来。毕竟他是化学老师,而不是语文老师。
但作为班主任,这个学生王杰希还是要查出来的。
很不巧,办公室的监控坏了还没修。王杰希只能拿出学生名单,像侦探一样考虑每个学生的可能性。
那封情书放的位置很微妙,就放在自己一定会看到的位置,而且自己也常常把一定需要看的东西放在那里。这一点属于个人习惯,没有长期帮老师做事的经验和仔细观察是不会知道的。
而最常来的学生就是班长兼化学课代表的周泽楷了,但……那么乖的孩子,会做出这种事吗?
不是小周的话,那会是谁呢?
“笃笃。”正在王杰希思考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
“老师……”周泽楷一张俊脸探了进来。
王杰希起身,说道:“今天上课需要做实验,东西有点多,我和你一起回教室吧。”
“嗯!”周泽楷笑着点了点头。
王杰希疑惑的看了周泽楷一眼,说自己会和他一起搬东西回教室,这孩子怎么这么高兴?
算了。王杰希也没太在意这个,把需要用到的实验器材放到周泽楷怀里一部分,自己则拿着剩下的和他一起往班级走。
“小周最近感觉学习怎么样?累不累?”往班级走的路上王杰希问周泽楷。
周泽楷想了想说道:“不累。”
“大学想考哪里?”
“B大!”周泽楷突然笑了。
“那成绩还是有点差距的啊……为什么想考那里?”王杰希还是不理解周泽楷为什么还是那么高兴,不过有梦想是好事。
周泽楷笑得更灿烂了:“有老师!”
王杰希之前确实说过自己会调职去B大的事。
因为有我所以想去?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喜欢我啊。王杰希笑了,这样的学生可比那些成天跟老师作对、惹祸的学生招人喜欢得多了。
等等,喜欢我?王杰希突然和那封情书联系了起来。
“小……”此时快走到班级了,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叫周泽楷,就听到班里传出的吵闹声。
王杰希只好先把这事放到一边,去维持纪律。
“老、老师好!”打闹者之一杜明率先停下来跟王杰希问好。
“杜明!吃我一矛!”刹不住车的孙翔挥动着手中的长纸卷,朝着杜明打了过来。
但没打中,纸卷被王杰希稳稳的接了下来。
此刻孙翔也注意到了王杰希,跟他问好:“老王……啊不老师好!”
“打闹的人每人一千字检讨,放学之前交给小周。”王杰希把实验器材放到讲桌上,开始批评学生“另外孙翔给我解释下,为什么叫我老王?我是隔壁班的班主任吗?”
班级内顿时哄堂大笑。
“是隔壁老王没错啊……”孙翔还在那里嘟囔。
江波涛赶紧捂住孙翔的嘴,对王杰希解释道:“没事老师,他说的是网上的一个笑话。”
这帮学生自己带了快两年半,也混熟了,外号什么的早就一大堆。反正自己都快走了,老王就老王吧。
“马上上课了,所有人回到自己坐位上。”王杰希没有继续追究刚才的事。
班主任的课学生们多少都会有所顾忌,更何况化学课前面还有个“魔术师”老师在做实验。
“今天的作业就是把练习册剩下的部分写完,明天我不希望看到有人没有完成作业。”王杰希的话引起了下面一阵哀嚎,看样子又是有人偷懒没有跟着课程写练习册“好了,下课。”
“起立!”
“老师再见!”
“刚才好险啊你,差点说漏嘴。”杜明见王杰希走了,用胳膊肘捅捅孙翔。
“我哪儿说错了?”孙翔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从某种角度,孙翔说的完全没有问题。
男生暗恋个谁,别管追没追到,先当他家的叫着。周泽楷住的寝室房间又是孙翔隔壁。孙翔叫王杰希“隔壁老王”叫得有理有据。
“姓周!”周泽楷不乐意了,过来反抗。
周泽楷声音不小,但没人感觉惊讶,毕竟这事在班里学生之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王杰希都三十好几了,未婚,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处过。班里好八卦的妹子们一打听,结果发现班主任是个弯的。
然后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校草也弯了,暗恋的对象正是王杰希。
弯都弯了,妹子们再残念也没用,只能默默祝福和猜测两人的攻受了。
所有人都准备好份子钱了,周泽楷就是没有什么动作。这一暗恋就是两年,见王杰希要走了,他才开始送情书。
结果因为有些小紧张,情书写完忘署名了。
没署名就没署名吧,明天再送一封就行了。
而这正好帮王杰希省了不少事。
王杰希打算借着把练习册收上来的机会,挨个比对笔迹,看看到底是谁送的。
但王杰希万万没想到,翻开第一本——周泽楷的——练习册,还没有比对笔迹,结果就出来了。
练习册被翻开,里面夹着的东西也掉了出来——和昨天一样的情书。
一样的信封、一样的信纸、一样的话、一样的字迹,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次署了名。
周泽楷。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王杰希是打心底喜欢这孩子的——长辈的那种喜欢——所以不希望他走上和自己一样的道路。
毕竟同性恋在Z国是不被广泛接受的。
之后找小周谈谈吧,希望他能听进去我的话。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批改起练习册来。
批完练习册,王杰希往班级走去。
“小周,来一下。”王杰希朝周泽楷招招手。
往办公室走的路上,王杰希抿着嘴,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周泽楷说话。
到办公室了,还没等王杰希开口,周泽楷抢先一步说了话:“老师,我喜欢你。”
“……”王杰希沉默了。
“认真的。”周泽楷补充道。
“小周,你应该很清楚,”王杰希用手指点点桌子“我不会答应的。”
“就算我答应了,你的家长呢?这个社会呢?”
“我……”周泽楷还是想尝试一下。
“我知道。”王杰希走过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家里赶出来的。你是个很好的孩子,我不希望你也这样。”
这回轮到周泽楷沉默了,他知道,王杰希是为了他好。
“这个周末冷静下吧,不要因此影响了生活轨迹。”
周末过去了,冷静到什么地步谁也不知道。
第一节是化学课,上课铃响了,进来的老师却不是王杰希。
“那个……大家好,我是高英杰,将会作为你们的新化学老师直到毕业。”新老师看起来是实习的,说起话来有些害羞。
“哎,周泽楷,老王不会真走了吧?”孙翔回头问周泽楷。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周泽楷的话更少了,大部分时间都被他拿来学习。
“王老师走了,给周泽楷留下了学习。”来自有女朋友了的脱团人士方明华同学。
“他不会真的要追去B大吧?感觉这么学下去都得成傻子。”来自同为暗恋人士然而对方根本不理他的杜明同学。
“也许恋爱真的会使人变傻?”来自助攻失败人士江波涛同学。
“杜明为什么不尝试和唐柔考一所大学?”来自神话题跳转人士孙翔同学。
于是这哥几个讨论的结果就是——恭喜杜明同学加入暗恋学习小分队!
没救了。剩下的三人同时想道。
……
又是一年开学季,从全国各地来的优秀学子汇聚于B大。
“哎,王老师,听说你的学生是个小帅哥哦。”办公室的老师调侃王杰希。
“知道了。”王杰希对这个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周泽楷那张帅脸他看了将近两年半,有一定免疫力了。
况且他还能找人家当男朋友不成?
虽然王杰希不想找对方当男朋友,但对方却想找他当男朋友。
看着站在面前的周泽楷,王杰希感觉头疼。
这倒霉孩子,还真就跟来B大了。
“老师好!”周泽楷跟王杰希问好。
王杰希该怎么回答?好久不见甚是想念?直过来没有?交女朋友了吗?
“嗯。”最后王杰希只是单纯的应了一声,不如干脆装作忘记好好的当个普通的老师好了。
周泽楷也没像以前那么执着,乖乖的跟着上课。
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学生,不需要适应彼此的教学或学习习惯。
这节课讲得很愉快,时间也过得很快,王杰希甚至心里面有点小爽。
“今天的内容就这些,自己回去好好复习下。”王杰希嘱咐道。
“老师!”见王杰希要走掉,周泽楷连忙叫住他“同意了。”
“什么同意了?”王杰希没明白周泽楷的意思。
“家里同意了。”
这回王杰希明白周泽楷的意思了,不仅没有放弃,还取得了家里的同意。
眼前的周泽楷完全就是一副耗到王杰希同意了的架势,像个要糖的小孩,王杰希有些不忍拒绝。
要不要答应一下试试看?但……不是现在。
“现在你的主要任务是学习。”王杰希拿出一副谈话的架势。
周泽楷有些失望。
“想追我的话,毕业了再说。”

〓〓〓〓〓

FIN.

【黑遍全联盟】荣耀毒奶哪家强?

§可能带点cp向,就是正副队联盟啥的;
§私设防风是方士谦,冬虫夏草是袁柏 清;
§依旧放飞自我;
§前文【黑遍全联盟】我们治疗得罪你们了吗?

〓〓〓〓〓

百花缭乱:上次到底咋回事啊,治疗要上天?
鸾辂音尘:@夜雨声烦
风城烟雨:干得漂亮,小戴!
夜雨声烦:干什么干什么?@我干啥?上天上天呗,@本剑圣做什么做什么?
君莫笑:问问始发人呗~@防风
冬虫夏草:师傅把群消息屏蔽了。
王不留行:@防风
防风:?
百花缭乱:为啥王杰希一@就出来了?
防风:特别关注。
防风:[小队长么么么.jpg]
王不留行:[给本王滚.jpg]
海无量:这么熟练?
飞刀剑:这已经是日常了눈_눈
独活:[狗粮真好吃.jpg]
叶下红:[我爱狗粮,狗粮使我快乐.jpg]
王不留行:@防风 上次是不是你挑的事?
防风:不是。
王不留行:说实话。
灵魂语者:围观微草日常教育。
枪林弹雨:+1
流云:+2
防风:[转发多条消息]
夜雨声烦:哇,徐景熙我们谈谈!
灵魂语者:@防风 十字军审判!
守灵者:@防风 十字军审判!
温柔天使:@防风 十字军审判!
小手冰凉:@防风 十字军审判!
零零柒:@防风 十字军审判!
愈灵者:@防风 十字军审判!
冬虫夏草:@防风 十字军审判!
傲风残花:@防风 十字军审判!
防风:@防风 十字军审判!
千叶离若:@防风 十字军审判!
回云:@防风 十字军审判!
笑歌自若:@防风 十字军审判!
海无量:好像还差一个?
君莫笑:@石不转 来来来就差你了。
石不转:自动回复:你好,我正在训练,有什么事请稍候再说。
君莫笑:……
君莫笑:@石不转 那@百花缭乱 怎么回事?
大漠孤烟:@百花缭乱 训练!
风城烟雨:所以为什么@张新杰韩队会出来?
君莫笑:啧啧啧,世风日下。
海无量:啧啧啧,道德败坏。
迎风布阵:啧啧啧,现在的小年轻啊。
包子入侵:啧啧啧,我说啥啊?
大漠孤烟:……
叶下红:呃……韩队也是小年轻?
迎风布阵:怎么不是?
迎风布阵:@大漠孤烟 小韩你说是不是?
君莫笑:[捶桌狂笑]
石不转:@防风 十字军审判!
石不转:还有魏前辈,队长已经不小了。
迎风布阵:懂/OK
海无量:懂了啥?
防风:哇啦,你们都打我干什么?
灵魂语者:因为你泄露奶站机密。
防风:我也没好过啊!
防风:我还被小队长打电话训了呢!
灵魂语者:那我还被黄少嘴炮了呢!
灵魂语者:差点还被pkpkpk!
小手冰凉:两位前辈……
小手冰凉:这是选手群……
防风:!!!
灵魂语者:!!!
灵魂语者:快快快!撤回!
石不转:超过两分钟了。
灵魂语者:[人生重来算了.jpg]
防风:[人生重来算了.jpg]
索克萨尔:^_^
灵魂语者:!!!
灵魂语者:不是不是,队长咱们有话好好说,别笑啊喂!
灵魂语者:@夜雨声烦 黄少我错了!救我啊!
夜雨声烦:好运。
枪林弹雨:好运。
流云:好运。
八音符:好运。
叶下红:好运。
独活:你庙真可怕。
枪林弹雨:你药也是。
夜雨声烦:不管不管!
灵魂语者:黄少你要相信不是我放的啊!我是蓝雨的质量安全放心奶啊!
索克萨尔:对,秋葵是我放的,少天不能挑食哦。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队长放的好!/泪奔
百花缭乱:质量安全放心奶是个什么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胸小不还是没用吗?看看我们副队!
君莫笑:够大是够大,毒性也挺大。
君莫笑:你看哪个牧师上擂台、团队赛打人的?
百花缭乱:还不是被你逼的!
笑歌自若:你别说……
冬虫夏草:还真有……
小手冰凉:@防风
愈灵者:@防风
灵魂语者:@防风
守灵者:@防风
温柔天使:@防风
零零柒:@防风
冬虫夏草:@防风
石不转:@防风
傲风残花:@防风
笑歌自若:@防风
千叶离若:@防风
回云:@防风
防风:我那是团队需要!
王不留行:没那种需要!
防风:小队长你就是这么对待前辈的吗/大哭/大哭/大哭
再睡一夏:@百花缭乱 方士谦我记得和咱们一期的?
百花缭乱:emmmmmm,我记得是,挺有毒的一个奶。
君莫笑:@再睡一夏 原来连同期也记不住啊。
防风:二花你给我说清楚!谁有毒!
百花缭乱:你先说清楚!谁是二花!
落花狼籍:……
花繁似锦:……
傲风残花:……
德里罗:……
森罗:……
季冷:……
风刻:……
防风:孙哲平是大花,你不就是二花嘛。
再睡一夏:不,他是大花。
百花缭乱:大孙还是你支持我!
再睡一夏:我不是花。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防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孙哲平你大爷的!
再睡一夏: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没大爷。
百花缭乱:我是你大爷!
再睡一夏:那你怎么操我大爷的?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日哦。
迎风布阵:果然够狂!/点赞
百花缭乱:@防风 方士谦我就说你有毒吧?你看你都把大孙逼嘲讽了。
再睡一夏:???
防风:那你怎么不看看张新杰!
石不转:???
防风:哪有牧师上擂台的?全明星也不能这么玩啊!
君莫笑:不要治疗。/烟
防风:好欠揍哦你这个人。
君莫笑:你不算治疗。/烟
防风:[我抡起十字架就是一个十字军审判.jpg]
君莫笑:@王不留行 来管管你家弃疗之神。
防风:这件事小队长来了也没用!
王不留行:我觉得士谦没打错人。
防风:[小队长么么么.jpg]
王不留行:[给本王滚.jpg]
百花缭乱:这对话有点眼熟。
灵魂语者:某药日常。
残忍静默:可怕。
吴霜钩月:可怕。
君莫笑:你们治疗都有毒。

〓〓〓〓〓

FIN.

【黑遍全联盟】我们治疗得罪你们了吗?

§私设防风是方士谦,冬虫夏草是袁柏
清;
§放飞自我;
§今天你们队的治疗输出了吗?

〓〓〓〓〓

—荣耀奶站—
灵魂语者:这帮人越来越过分了,干什么都卖我!
防风:喜闻乐见。
笑歌自若:这回又怎么卖的?
灵魂语者:中午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谁在黄少的饭里放了秋葵,被发现后齐齐说是我干的,然后我就被黄少嘴炮了一下午。
灵魂语者:我比窦娥还冤。
傲风残花:一下午啊……
零零柒:想想都可怕……
灵魂语者:我用的是守护天使没错,但也不是什么刀都能挡啊……
灵魂语者:【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温柔天使:试问这个群里有谁没被卖过?
回云:没有吧。
千叶离若:我……
小手冰凉:张前辈也被卖过吗?
石不转:卖过。
小手冰凉:前辈不是指挥吗?
石不转:嗯,我自己卖的。
愈灵者:【老铁有点懵逼,不知道该扎心还是该suang击666.jpg】
防风:少年你很有前途,跟我学弃疗吧。
石不转:不了,谢谢前辈的好意。
守灵者:似乎除了徐景熙,安文逸是被卖的次数最多的?
防风:毕竟队里有叶修。
笑歌自若:兴欣的新人爱呢?
小手冰凉:没有,下一个。
冬虫夏草:我是我被卖的次数也很少的,但是不被卖我也回不上血。
愈灵者:???
回云:???
零零柒:???
石不转:王队?
冬虫夏草:嗯。
防风:不堪回首的往事。
守灵者:有八卦。
灵魂语者: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下呗~
防风:不想让你们开心。
灵魂语者:你少看我乐子了?
灵魂语者:【谁还不是小公举咋的.jpg】
防风:【可把我牛逼坏了,让我叉会腰.jpg】
防风:小队长还在用魔术师打法那阵子,我奶他跟打苍蝇似的。
防风:好不容易奶上了,他又飞出施法距离了。
防风:事后还嫌我胸小,奶不够味???
防风:【看见我手中的十字架没?我要用它抡死你.jpg】
灵魂语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截图发给黄少。他说他回头就整理到你药的黑历史笔记上去。/笑cry
防风:说的就好像你庙能奶上似的。
冬虫夏草:原来队长以前这样……
灵魂语者:黄少开场就跑没了,人我都找不到,怎么奶?
温柔天使:你们这都是些什么王牌啊……
傲风残花:找不到队友确实挺尴尬的。
傲风残花:我刚出道时比赛在百花式打法的光影中迷路了,看着孙队的血量心里慎得慌。
零零柒:我们队一般都是白庶抗,奶他一个还挺轻松的。
愈灵者:队长他有时候会和队伍脱节,就不过来。@石不转 你怎么样?
石不转:我会尽全力把局面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石不转:就是有时候感觉队长在玩狂剑士。
小手冰凉:队长他……
小手冰凉:把我卖出去,自己刷。
守灵者:厉害了我的散人!
笑歌自若:队长和副队同时残血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先奶谁。
笑歌自若:奶队长,副队挂了和队长的沟通是个问题;奶副队,队长挂了战斗力是个问题。
笑歌自若:我都快被逼出选择困难症了。
回云:我们治疗得罪谁了啊!
防风:转型输出拿MVP做毒奶吧。
小手冰凉:像张前辈那样?
石不转:转吧。
—荣耀选手群—
防风:我方士谦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灵魂语者:我徐景熙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愈灵者:我阮永彬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王不留行:方士谦你又抽什么风?
笑歌自若:我方明华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夜雨声烦:哇徐景熙你竟然要打人,还是说你被盗号了?盗号那个人我跟你讲,你盗的可是我们大蓝雨的号,怕不怕怕不怕?怕的话就赶紧还回去!还有打架本剑圣可是擅长的很,有本事jjc走起啊!pkpkpk!
傲风残花:我莫楚辰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一枪穿云:方……
温柔天使:我任俊驰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守灵者:我唐礼升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百花缭乱:今天这是发生了什么?
冬虫夏草:我袁柏清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百花缭乱:治疗集体起义?
零零柒:我孙明进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石不转:我张新杰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大漠孤烟:怎么连新杰你也……
君莫笑:看看我们安文逸多乖。/烟
千叶离若:我钟叶离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小手冰凉:我安文逸今天一定要把你们打到叫爸爸。
迎风布阵:老叶你脸疼不?
海无量:荣耀要毁灭,治疗出来拯救联盟了?
灵魂语者:今天我们来说说。
守灵者:治疗待遇的问题。
再睡一夏:?
温柔天使:既扛伤害又回血。
小手冰凉:还要当诱饵。
零零柒:比赛战术先不提。
唐三打:这是在干啥?
愈灵者:副本野图也这样。
君莫笑:呵,哥副本从来不带治疗。
冬虫夏草:你咋不上天?
傲风残花:到处乱跑出距离。
斩楼兰:大神……
夜雨声烦:靠靠靠,这都干什么干什么?本剑圣那叫战术,机会主义你们懂不懂懂不懂?
一叶之秋:我开错群了???
防风:还嫌胸小不够味。
王不留行:方!士!谦!
千叶离若:真是惯的你。
回云:既然这样还不如。
笑歌自若:转型输出暴力奶。
冷暗雷:突然间有点害怕。
石不转:MVP怼死你。
残忍静默:瑟瑟发抖。
逢山鬼泣:这是都吃火药了?
鬼刻:……
海无量:吴女士莫名沉默。
君莫笑:哎呦,有志气!/赞
一叶之秋:你们一堆回血技能上哪输出去啊?
石不转:【分享:石不转输出数据统计.doc】
吴霜钩月:爸爸。

〓〓〓〓〓

TBC.

【喻文州x你】Grade Skipping

§字数不够歌词来凑;
§歌词出自村濑步的《Grade Skipping》;
§“【】”内为翻译;
§"女大三抱金砖"是我们北方的一种说法,因为姐弟恋的婚姻大多都富裕和睦产生的,也是姐弟恋婚礼上的一种吉祥话;
§设定"你"比喻队大三岁;
§关于喻队为什么会用曰语求婚的问题: 我曰语老师的姐姐(天朝人)嫁给了一个 曰本人,而那个男人为了和妻子的家人交 流方便,就特地学了中文。我觉得一个男 人肯为喜欢的人去学另一种语言是很浪漫 的事,于是就这么写了。

〓〓〓〓〓

过年时邻里之间串门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家所住的小区每层只有两户。正好两家关系不错,便决定一起过年。
对门家的小孩和你是青梅竹马,只不过你这个“青梅”比“竹马”大。
那小孩小时候很乖,有些坏孩子见他这样就想欺负欺负。他体质弱,打不过人家,基本都是你护着他。
现在小孩长大了,虽然体质方面还是不如人,但心绝对是脏的可以。目前在做电竞选手,前段时间还作为国家队的队长拿了个世界冠军。
你当时正好作为一家公司的日翻跟着来苏黎世,顺道还去看了场比赛。
“哟,小鱼儿回来啦?”看见喻文州进门,你跟他打招呼。
“……姐,能不能别这么叫我了。”两家好得跟一家似的,喻文州从小叫你“姐”叫习惯了。
“以前不都这么叫嘛。”你叫喻文州“小鱼儿”也是从小叫习惯了,你一把搂过他的脖子,问他“怎么?长大就害羞了?”
喻文州当然不是害羞,长大之后,他逐渐对你有了姐弟以外的情感。比起“小鱼儿”这种孩子之间叫的外号的称呼,他更希望你叫他些别的。
但喻文州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已经有了追求你的办法。
“哎呀你这孩子,文州一回来你就逗他。”你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敲了敲你的头说道。
“嘿嘿,我这不是习惯了嘛。”你捂着头躲开。
“行了,去洗手吃饭吧。”
饭桌上,大人们边吃边聊。男人聊近期的股市、房价,女人聊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琐事,老人们则是把话题放在了孙辈的婚事上面。
“孩子们都快三十了,也该结婚了。”
“这不是不找吗,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怎么想的。”
“我看xx和文州就挺合适的,正好两人又是青梅竹马。”
“可我们家xx比文州大呀。”
“没关系,不是有句话叫作‘女大三抱金砖’嘛,正好xx比文州大三岁。”
老人们故意说的很大声,好让在一边默默吃饭的你们听到。
实际上,喻文州早就和老人们串通好了,这谈话也是他行动的契机。
“姐,这届全明星在G市举行,你要不要去看?”喻文州“突然”问你。
你量他也不会跟你心脏,也没和老人们的话联系在一起,当即就应了下来。
其实每年的全明星都差不了多少,选手们来走个过场的成分更多,所以真正尽兴的活动就得选手们自己安排了。
“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KTV?”喻文州问你。
“这……毕竟是你们战队的活动,我去不太好吧?”
喻文州偷偷对着后面打了个手势,他的搭档立马行动:“没关系没关系,正好我们对队长的姐姐也很好奇呢!”
你就这么被半哄半拽的跟着他们去了KTV。
开了包间,队员们一顿鬼哭狼嚎,震的郑轩仿佛黄少天附体一般一直大喊着压力山大,借着又是黄少天唱到一般对着MV吐槽起来的精神污染。
真是可怕啊……也不知道文州是怎么挺过来的。你完全被震惊了。
“队长队长,你也来唱一首吧!”黄少天直接把话筒塞进了喻文州的手里。
“唱什么?我来点!”卢瀚文也凑热闹坐到了点歌机前。
“那就《Grade skipping》吧。”
这歌没有前奏,几乎是电视画面切换的同时喻文州就十分熟练的开口跟着唱了起来:“I could be,I could be your boyfriend……”

I could be,I could be your boyfriend
【我愿意,愿意做你的男友】
Suddenly,suddenly you're all I need
【一见钟情,你是我的一切】
幼いことも 魅力に感じてよ
【再细微的事,也能感受到你的魅力】
You are my,you are my prima donna
【你是我的,我的女主角】
Very hot nowこのままじゃ
【非常完美,再这样下去……】
泣き出しそうなほど本気なのに
【明明我都认真到快哭了】
I wanna drive you into the corner
【想把你堵在墙角】
I wanna lock you in my dance floor
【想把你锁在臂弯】
男として見られていなくても
【就算没把我当做男人看待】
I teach you how to break your shell
【由我来示范如何攻下你的防卫】
Gimme your love君のこと
【给我你的爱吧,我也是……】
女性として求めてるからね
【把你当做女性来追求的啊】
(I kiss)子供の振りして
【(我亲吻)假装还是个小孩】
(your eyes)子供がしちゃいけないこと
【(你的眼睛)却打算做】
(your cheek)するつもりだから
【(你的脸颊)小孩不可以做的事】
溢れ出て 治まらない 火照りを受け止めて 今
【快来接受我这无法平息的满满热情】
Don't leave me,don't leave me so,my dear
【亲爱的,别躲避,别离开我】
Be with you,be with you every time
【想和你时时刻刻在一起】
口説くなんて まだ分からないから
【恋人之间的争吵,我还没有分寸啊】
I'm trying,I'm trying to keep my cool
【我在尝试,尝试保持冷静】
Very hot now言葉とか
【太过激动,话语什么的】
捨てて もう嫌だ 抱きつくよ
【就算了,真是麻烦,换成拥抱吧】
(You are special to me) You are special to me
【你对我如此特别】
(Do you look down on me?) Do you look down on me?
【难道你在小瞧我?】
大人として 見てもらいないなら
【如果没把我当成大人来看待的话】
(I can't stop loving you) I can't stop loving you
【我不能停止爱你】
(Trust me my heart is true) Trust me my heart is true
【相信我的真心吧】
肌を合わせてみるしかないね
【那我就只有试着用实际行动了】
(I kiss)早く触らせて
【(我亲吻)快让我触碰你】
(your eyes)キックしちゃたら ごめんね
【(你的眼睛)如果伤害到你的话,很抱歉】
(your cheek)何でもできると
【(你的脸颊)明明是试着让你知道】
思わせてみたいのに 甘えたくて仕方ない
【我什么都能行的,却管不住自己想向你撒娇啊】
(You are special to me)
【(你对于我是如此的特别)】
(Do you look down on me?)
【(难道你在小瞧我?)】
(I can't stop loving you)
【(我不能停止爱你)】
(Trust me my heart is true……)
【(相信我的真心吧……)】
(I kiss)軽い気持ちで
【(我亲吻)抱着无所谓的心态】
(your eyes)遊びでいいよ
【(你的眼睛)玩玩也可以哟】
(your cheek)油断するなら
【(你的脸颊)但如果大意的话】
まだ小さなカラダでも 本気にさせてみせるから
【就算还是年幼的我,也一定会让你认真起来的】
(I kiss)子供の振りして
【(我亲吻)假装还是个小孩】
(your eyes)子供がしちゃいけないこと
【(你的眼睛)却打算做】
(your cheek)するつもりだから
【(你的脸颊)小孩不可以做的事】
溢れ出て 治まらない 火照りを受け止めて 今
【快来接受我这无法平息的满满热情】
I could be,I could be your boyfriend
【我愿意,愿意做你的男友】
Suddenly,suddenly you're all I need
【一见钟情,你是我的一切】
こんな 気持ち 何が起きたんだろう
【这样的心意,究竟会引起什么样的火花呢】
どんなダンスよりずっと 吐息が熱くなって
【呼吸比跳任何舞蹈时都要急促】
何もかも脱いで
【抛开一切】
抱き合いたいよ
【只想拥抱你啊】

你实在没想到喻文州会唱这么一首歌。
怎么说你也是年近三旬的人了,喻文州唱这首歌想要表达的意思再清除不过了——正如这首歌的歌名一样,他想要“跳级”。
更让你没想到的是,喻文州还有后手。
喻文州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在你面前,打开小盒子问你:“お姉さま,贵方は私の花嫁になり願うですか?【姐姐大人,愿意成为我的新娘吗?】”
同时以黄少天为首的队员们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礼花筒,里面的彩纸屑喷了你们一身。
看着喻文州一脸“你不答应就不让你走”的心脏笑,再联系到过年时家里的情景,你觉得自己是彻底栽他手里了。
看来这个弟弟得宠一辈子了。
“はい。【我愿意。】”

〓〓〓〓〓

FIN.